您现在的位置:衡阳市第一中学>> 学科资源>> 语文组

贿 赂

作者:唐丽妮 来源:一中教工 发布时间:2012年06月18日
 

深夜,夏日。偏巷,面馆。

    招牌红底黑字,泛着红光,恍若胖子酒足饭饱的脸,透着油亮的喜悦。雕花窗格,神秘洞开。近打烊时分,吃客刚好,不少不多。刚与先生逛完商场,花了不少银子置办小娘子的披披挂挂,急寻食物果腹,好安抚先生的不良情绪,这儿的汤汤水水算是首选。

    面来了,服务大妈一碗一碗地端。就爱这排场,大碗小碟,配送的汤,热气腾腾。先生钟爱面食,又是实干家,立马抽筷,划拉几下,大口大口地吸溜起来,那个欢劲儿啊,惹得我的目光都慈爱了几分。

    我一向喜欢吃着自己碗里的,还要看看别人碗里的。你看,右斜角方桌刚端上了“老湘炸酱”,碟子,碗比我们多一倍,食客娴熟地从小碗里拨拉黑乎乎的酱汁,绕着圈,浇在大碗白生生的面条上,再拾起长筷,翻转,抖抻几下,再翻转,抖抻几下,酱汁下去了,香味上来了,悠悠地向四周发散,似乎又成了一条细线,白而绵软,没出息的我还真像西游记里妖怪似的,硬生生地将那些面条的香魂儿吸入鼻子,嘬着嘴,“真香啊!”小小地惊了一下,因为发出心底赞叹的并不是我,还好,还好,我的碗端着,我的风范还在桌旁装模作样。

  是坐在我身后的小孩子。母子三人,刚到不久,还在点餐阶段。听声音是那个不懂遮掩的黄口白牙的几岁小子。女孩子十来岁,架玳瑁眼镜,模糊在小学与初中的过渡阶段,不好猜。她揪双筷子托在腮边,满腹心事似的看着对面坐着的好似来探监的妈妈。妈妈的风格也很模糊,一会儿像探监室的嗦婆婆,“哪个好呢,辣了弟弟不能吃。你的辣?也不行,弟弟总要两碗都尝尝,你也要尝尝,来得正好,来得正好,再晚就没得吃,对不对?”再一会儿,菜单出来了。以她谈判官的范儿,菜单往后一扬,服务大妈殷勤地接过去:“一碗牛肉,一碗三鲜,汤浓点,面放多点,搭个小碗来,我得夹开吃。-------嗯,不要太辣了!”最后的叮嘱被大妈直接甩进了后厨。

    先生开始擦嘴,打嗝,释放惬意和倦怠。他们的面上来了,两三分钟的事,碗乒乒乓乓地摆了一桌。妈妈忙着分面,两种面里挑挑拣拣,给小男孩夹了一碗。整个过程中他都用手护着椅背,摇头晃脑的,嘴里嘟囔着什么,眼睛却专注地盯着面前那团热气。小女孩缩着手,有些沉闷地看着这一切。

    终于开吃了,妈妈并不动筷。她只顾说话:

 “妈妈好不好?好吧?这么晚了,还记着带你们出来吃面! ”

  这话主要的听众应该是姐姐,弟弟似懂非懂,翘嘴吹面,伸手擦擦鼻子,妈妈的问话就擦到空气中去了.姐姐嚼着面,看不出欢快还是不欢快,小小年纪,沉稳十足.妈妈挑一口塞到弟弟的嘴巴里,继续念妈妈经:

  “妈妈还不好?你爸爸呢,只顾开着空调打麻将!平素学习也不管,周末带你们上辅导班,接接送送,洗衣煮饭,哪样都是妈妈,对不对?"

   弟弟偏了头,不明白妈妈为何愤慨起来。姐姐嚼着面条,使劲配合着点头,也不知是赞同妈妈的说法,还是赞同这家面馆的恰到好处。

  “吃了,吃了,不要磨蹭,妈妈还要给你们收拾收拾好睡觉,妈妈好累,对不对?”

  “你们的爸爸,哼!”

  “吃吧,吃吧,等你们吃饱,妈妈不饿。爸爸?不管不管,他可管过我们?”

   原来,今晚的面条只是两个孩子的配菜,听妈妈的牢骚才是主菜。妈妈的一副侧影落寞,灰扑扑的样子,一点没有开始的意气风发。她终于不再控诉,提着筷子,看着两个孩子埋头在大汤碗里,吸吸呼呼。这时候,她的眼睛里,该有多少慈爱呀,像一条闪着金光的小河,安静地流淌。

   我与先生相视而笑,举碗饮汤,细致且慷慨。

点击数: 【字体: 收藏 打印文章

上一篇:谁可以怜悯[ 06-18 ]

下一篇:左 右 为 难[ 06-18 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