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现在的位置:衡阳市第一中学>> 学科资源>> 语文组

左 右 为 难

作者:肖冬梅 来源:一中教工 发布时间:2012年06月18日
 

那天,上完课回到办公室,看到手机上有四个未接来电,回拨过去,电话那头传来一个似曾相识的声音。他说:“我是你小学数学老师,有件事想麻烦你,我在你学校门口等你。”匆促地收拾好教具,在教学楼下面招呼了一下儿子,连忙跑到校门口迎住了老师。老师说:“是孙子读书的事。”原来,老师家人打算让他孙女到船山实验中学读书,他于是想起了我------一个三十多年前的学生,并向学校门卫打听了我的电话号码,想通过我达成这个愿望。这几年我市是以摇号的方式解决优质民办初中的供求关系的矛盾,听说今年政策又有所调整,具体我也讲不清楚。我说:“我帮您打听一下政策,再打电话告诉您。”老师说:“政策我还是了解一些,就是想请你帮忙,万一没摇上号也弄进来。”我说:“老师呀,我只是一个普通的教师,从事教学工作,跟招生不搭界,恐怕不能帮您解决这个问题呢。”老师忙说:“那你要你们领导帮忙呀。”说句实在话,在一中工作了二十几年,我还不曾将亲朋好友的子弟“弄”到学校来读书,每年招生季节,也不免接到一些托付,但我都是如实说我无能为力,为此还得罪了不少故旧。

尽力帮助老师是应该的。那一年,临近四年级期末时,我从乡村小学转学到城里的向东小学就读,两所学校教学进度不一致造成我数学底子薄弱。五年级开始,这位老师教我们数学兼体育,自由活动课上同学们下棋玩乐的时候,我往往还在钻研那些似懂非懂的“鸡兔同笼”、“追及问题”或“工程问题”。有一次,数学老师看到教室里只我一人在埋头苦干,便走到我的课桌前,:“学习也要劳逸结合。不要老是读书,和同学去下棋吧。”老师的关注给了我莫大的鼓舞,一年下来,我的学习成绩保持在全班前三名,人送雅号“肖博士”。小学毕业时,班主任蒋老师领着我们几个同学去数学老师家,还特地到商厦里买了几样小物品作纪念,:小脸盆、杯具之类的。数学老师还嘱咐我们:“你们初中一年级时有不会做的数学题可以来问我,初二以上可能就解决不了了。”初中的生活,新鲜而忙碌,而且也碰上了不错的数学老师,于是再也没有机会去探望老师。后来,有两次路遇,我赶紧老师问好,就这样他知道了我的工作地点。

 听说老师曾经担任石鼓区一所知名小学的领导,但是自己的孙辈需要的时候,他却因年龄原因从岗位上退了下来。看他挺着急的,我还真不知道怎么办才好。答应帮忙吧,的确不能解决,到头来只会误老师的事,这不是糊弄老师吗?所以最终我还是说帮不上忙,只是答应托人打听船山中学的招生办法。老师的表情挺遗憾的。

     稍晚,我打电话给船山中学教务处的邓主任,请他将最新的招生办法介绍给我的老师。邓主任说,今年有一种小学推荐+初中考核的办法,择优录取。我很高兴:这也是一条好途径呢。邓主任还说:“请他明天到教务处找我‚我详细给老人家解释。”我马上致电告知老师,老师也答应去初中部咨询。过了些日子,邓主任告诉我:我的老师一直没有去找他。因为那天通话的号码没有及时保存下来,我也无从联系到老师。我想:老师一定对我失望极了,他辛辛苦苦教的学生在关键时候不出手相助,他肯定感到“世态炎凉”了吧。而社会上诸多误传,说重点中学的老师手中都分配了一定的招生名额,这样的流言又常常使我们陷入了尴尬的境地。

     向东小学曾是一所有名气的学校,因为城市建设而湮没在历史的红尘深处。那小巧而整洁的校园、那教室窗台上的太阳花、那些老师们想方设法组织的课内外活动,多少次还在我梦中萦绕。这么些年来,因为要忙的事情太多,要回报的人太多,怎么也没能去寻找那些兢兢业业的小学老师。有时这样宽慰自己:我也是做老师的,教过多少学生,有百分之几回来探望过老师?其中也不乏曾经对他们伸出援手的,还不是“黄鹤一去不复返”?为人师者,做好本职工作,不误人子弟,便是对自己老师、对社会最好的回馈。另一方面,教书是我的谋生之道,又何必奢望谁来回报呢?

     但是老师找上门来,谦卑地求我帮忙,而我只能无奈地说“不”,我真的惭愧!也不知他孙女入学的事情有何进展?

     倏忽两月已逝,心里不安依旧,作小文以记之。

点击数: 【字体: 收藏 打印文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