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现在的位置:衡阳市第一中学>> 学科资源>> 语文组

《龙床(14世纪-17世纪的六位中国皇帝)》内容简介

作者:肖隆青 来源:本站原创 发布时间:2013年04月08日
 

 

 

《龙床(14世纪-17世纪的六位中国皇帝)》内容简介

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肖隆青

 

 

近日阅读了李洁非创作的《龙床(14世纪-17世纪的六位中国皇帝)》一书,自觉挺好的。

虽然他并非畅销书作者,其作品也不知能否排入经典之列(多半不能),但我觉得,要了解现代中国,非要研究古代中国,而在古代中国史中,明清两代又是极其特殊、与现代中国关系最为密切的,清代各方面不过是沿袭明代的,故而,明史对中国人来说,实在是最应该了解的。明朝对于我们也许不是一个扬眉吐气的时代,然而它的意义,却只有两三个朝代堪比。它是中国帝制的晚期,文化上有一种集大成和尘埃落定的味道;同时,中国向近代的转型,不始自清末,实从明代开始。毛泽东同志对明史就情有独钟,而我们从此书中亦可发现,现代中国尤其是文革时期的中国,与明代实在是很像的。

当然,演绎明史的书也多,有的历史小说,虽以历史为素材,搞的却是文学创作。但本书与其他明史普及类书籍是不同的,该书并不是帝王传记,作者也从未打算乔装打扮成一个专业治史者,模仿他们的方式和体例去写,而是试图从心理角度展现龙床上的六位普通中国男人。对他们心理个性“揭秘”的背后,最终指向的是对14-17世纪整个中国历史和文化的深层次思考。作者身为知名的当代文学批评家,有意识地将文学的精神和视角,带入了向来严肃的历史写作,要让历史变得摇曳多姿。在普及历史的时代浪潮中,本书在趣味性和学术性之间,尝试着找到了自己的平衡点。

本书内容、思路、风格和写法,不拘一格套。在历史写作中引入文学的精神和视角,不是随意捏弄历史的借口,刚好相反,愈在这种情形下,作者愈是谨守门户。材料运用与理解,宜追求创造性和深刻性,但材料的来源,务必清晰、可靠。写作中,曾有人建议减少对于旧籍的直接引用,转述为现代语,以便阅读,作者考虑再三,并未采纳。因而所有引文,都是最基本的原始材料,应以原样留在书中,立此存照,跟作者的运用、阐发相质证。

这会从两个方面体现出来:叙事和观照。所谓叙事,是把史料仔细研究之后,用心揣摩它们的关系各种可能性,组织起来,重新呈现。观照的意思很简单,在历史人物和事件面前,作者不能只是一个抄书匠,也不能成为过往观点、看法和评判的传声筒,要努力拿出较为深入而独异的个人感受和见地。不然,我们直接去看历史书不就得了!

    下面是本书的内容提要:

草莽之雄朱元璋

在成百上千次暴乱中,衣褐履草的赤贫之民,真正夺了政权且把江山稳稳坐下去的,只有朱元璋和他的明朝。所以,不单明朝在中国历代王朝中是另类,朱元璋在前仆后继的农民起义史上也是一个另类。在朱元璋身上,我们看到"独夫""民贼"的角色相分离的情形。独夫未必是民贼。但是,独夫开创的政体,最终必将祸害人民。

伪君子朱棣

南京故宫午门遗址,明永乐1416年开始修建北京宫殿(今故宫),1421年朱棣正式迁都北京他给自己搭的牌坊巍峨壮丽,高耸入云。倘并不了解此人一生所为,只读史书所记述的他的言论,你简直会相信这是上下五千年屈指可数的贤君之一,那样忧民爱民,那样敬仰天命,那样理性澄明,那样好德乐道。十足的坏蛋,至少比十足的伪君子要好些。至少,十足的坏蛋并不会在祸害人间的同时,还额外向世界和历史索取名誉。双手沾满鲜血的独夫不止他一个,但从没有哪个曾这样,在做了很多坏事以后,还能找到如此漂亮的借口。

朱厚照:一不留神当了皇帝

此人一生,上演了绝大的喜剧,其中固然有极权的作用,却显非仅仅以此所可解释者;他的个性,他内心世界的不均衡性、破损性,他人格发育上的障碍,他的理想与现实、禀性与角色之间的冲突......都大大超出政治层面之外,而极宜加以人文的剖视。历史上有那么多皇帝,还有无数想当皇帝而当不成的人,而坐在皇帝位子上感到不耐烦,千方百计想逃开的,好像只有他。简单地说,他本来应该做一个无拘无束的野小子,现实却把他绑在厚重的龙床上---就是这么简单的一对矛盾。

嘉靖:万岁,陛下

嘉靖是罕见地运用思想、精神、心理因素,甚至仅仅靠语言来控制权力的专家。他于此道,出神入化,晚年更到了一语成谶的境界,俨然一位隐语大师。对于维持自己的统治,他不必宵衣旰食,也不必殚精竭虑,只需只言片语,即足令臣工戒慎肃栗。最终被自己坚信不移的东西所击倒和戕害,往往是唯我独尊者无法逃脱的命运。嘉靖爱道教,我们也因为他爱道教而爱道教。感谢道教,感谢嘉靖狂热地信仰它,感谢邵元节、陶仲文等所有向嘉靖进献毒药的道士们。否则,世上还真没有其他什么东西,能让这个被海瑞在《治安疏》里骂得狗血淋头的皇帝,略微遭到些许的报应。

天启和崇祯,由校和由检,一对难兄难弟。

在断送朱家天下方面,朱由校未必功劳最大,却属于既往一十六位皇帝中最爽快、最慷慨者。在位短短七年,他以近乎狂欢的方式,为明朝预备葬礼,以致"万事俱备,只欠东风"。七年之后,他把一座建造好的坟墓交给弟弟朱由检,飘然逝去。朱由检则并不乐意进入坟墓,试图挣扎着走出来,然而死亡的气息已牢牢控制了一切。与明朝周旋十余年、战而胜之的李自成,末了,似乎又以某种方式输给了它---至少输给了它的创始人朱元璋。明朝的灭亡和李自成的失败,同样发人深省。

 

点击数: 【字体: 收藏 打印文章